迈克尔奥赫(美国黑人小姚明的十七岁)

假如有一天,你站在人生的交叉口,前方的路坎坷不平需要你自律勇敢,后退一步你将安逸平庸无拘无束,你会前进还是回头?在做出决定之前,或者你可以看看,2009年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选秀状元迈克尔·奥赫的童年真相。

在崇尚自由民主的美利坚,肤色便注定了一个人的高低贵贱。迈克尔出生的地方是美国的黑人贫苦区,这里实际上无人管辖的盲区,政府的善意也只是为了应付标榜的公平。譬如迈克尔的妈妈是个瘾君子,他们可以剥夺她的抚养权,却从来不从根本上解决黑人们的问题,毒品交易、凶杀、抢劫诸如此类,白人们更多是在富人区看这群愚昧黑人的笑话。

作为一个2米高300磅的小巨人,除了胃口好几乎一无是处的迈克尔,收养家庭有绝对充足的理由去嫌弃他。尽管辗转过无数寄养家庭,他从未在任何一家得到过一张床。他的境遇不如一只寄居在屋檐下的燕子,这种成长经历让年少的迈克尔变得内向、敏感、隐忍,他不得不经常偷偷地回到亲生母亲身边,只有在她身边才可以得到一些爱的养分。

在外面的世界,黑孩子迈克尔总是沉默寡言呆头呆脑,即便是黑人区的那些同类也会嘲笑他的肥屁股。但迈克尔不是个傻孩子,他善良懂事彬彬有礼,虽然她的母亲过着堕落贫苦的生活,但这丝毫没影响到迈克尔。

因为这位母亲总会教儿子,碰见不好的事情就闭上眼睛,当她吸毒时一定会让迈克尔闭紧眼睛。所以她的儿子迈克尔一直是个纯净的好孩子。当迈克尔长到17岁,再次流落街头的他被大叔收养了,尽管在大叔家里他依然只得到一张沙发,但这绝对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这是迈克尔第一次被外界真正尊重的一刻,他的体育天分和善良纯正被大叔看在眼里,迈克尔因此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机会,黑人养父带着他和他亲儿子一起去了教会学校,在这里迈克尔又遇到了他的启蒙教练,教会学校的橄榄球教练伯特。

看到身形巨大的迈克尔灵活迅速夺球扣篮,他确信迈克尔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橄榄球天才,由于迈克尔的智商太低成绩太差,学校老师都对他紧紧关上了大门。伯特教练力排众议,使得迈克尔成功入学。但成功入学的迈克尔情况更糟糕了,他像傻子一样科科交白卷,像瘟疫一样被白人世界唾弃,这白色的世界给了他最大的绝望。

与此同时,黑人养母也开始诟病他那可憎的胃口,因为尊严也因为不愿给养父添麻烦,迈克尔又一次流落街头。没人关心他白天吃什么晚上睡在哪里。而且整个教会学校都在看他的笑话,等着他被驱逐出去的那一天。然而,谁也不知道他在深夜的洗衣房打开课本,尽管他知识储备匮乏,他还是想在窒息的环境里去谋求一种可能。

他不畏惧这个带颜色的世界,尽管有那么多不美好,他选择闭上眼睛,他知道后面的黑人贫困区,只要他想随时能去。但寒冷的雨夜里,衣着单薄的他还是选择去学校的体育馆过夜,就在这一晚他遇上了善良的陶西太太一家。

身为基督徒的陶西太太,当她包在暖和的羽绒服里还在哈着寒气,却看到一个穿着短T的孩子在大街上瑟瑟发抖,她无法像别人一样视而不见,此刻她只看到他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她看不到他身上的颜色,就这样迈克尔被陶西太太带回了家,开始了他和陶西太太一家的不解之缘。

直到为迈克尔铺完沙发上楼之后,陶西太太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她竟然不由分说,把一个来历不明的黑人孩子带回了家。她因此有些担心迈克尔会偷东西,这一夜是感恩节的前夕,她可不想在重要的日子给家里惹下烦。

然而第二天起来,楼下的一切让她震惊又惭愧。沙发上的被褥整整齐齐,迈克尔已经悄悄离开。迈克尔不是个贪心的孩子,尽管他看到陶西太太家万圣节的画报,他清楚自己外人的身份,带着感恩和茫然走了出去。身后陶西太太追了出来,用一种不容商量的口吻要求他必须留下来过感恩节。

这一天迈,克尔见到了平生都没吃过的火鸡大餐。但是,他只装了几勺意大利通心粉还有一个小面包。这一刻我们终于懂了迈克尔可憎的胃口背后,是多么复杂伪善的人心。那些人拿了政府的收养款,只想理直气壮地据为己有,却从来没给过这孩子一点关爱和尊重。

迈克尔取了一点食物便坐回餐厅,这个举动让陶西太太觉得迈克又懂礼貌又令人心疼。迈克尔是个多么有分寸感的孩子,陶西太太喊了全家一起坐到餐桌上。他们一起说着感恩节祈祷词,在陶西太太的思想里,他们不是在帮迈克尔而已,而是迈克尔帮助了他们一家人。

迈克尔的到来,让他们充分体会到了节日的仪式感,而他们必须给予迈克一份尊重,也正是因为陶西太太的理解,迈克尔第一次对陶西太太申请平等的权力。在陶西太太带迈克尔去买衣服的路上,迈克尔感觉到平生第一次遇到对的那个人,他敢于对陶西太太说,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大麦克。

当陶西太太得知,她所准备下的是迈克尔人生第一张床,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人在房间里沉淀了好久。此刻她感谢基督精神,让自己真正有机会做一个善良的人,也正是因为内心真正的善良,迈克尔才愿意去接受她所准备的居所。

在面对迈克尔这个穷孩子时,她完全没有富人的傲慢和偏见,这才真正在接下来激起了迈克尔身体里的橄榄球细胞,身为母亲的格局影响着陶西家的两个孩子,在基督学校,小肖恩是第一个向迈克尔伸出友谊之手的白人,而陶西太太的女儿柯林斯,也并不畏惧坊间的闲言碎语。当外界蝇营狗苟处在青春期的迈克尔会对柯林斯做出什么,柯林斯并不予理会,而陶西太太也不惜跟那些阔太闺蜜断交。

当陶西太太去学校了解迈克尔的资料,发现丈夫肖恩早就把迈克尔的医疗联系人处写上了家里的电话。所以纵然迈克尔是个橄榄球天才,也只有陶西太太一家真正给了他成长的空间和契机。

迈克尔因为童年跟母亲分开时的撕心裂肺,身体内被激发了强烈的保护欲,所以在刚进橄榄球队时,他不分敌友,只想保护好每一个人,这让教练无计可施。迈克尔是个大块头不假,但目前看上去只是一个会伐木的樵夫,为了让迈克尔早点进入橄榄球队,小肖恩对迈克尔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训练。当进入了安逸富裕的环境,迈克尔开始不想做更辛苦的事情,小肖恩告诉他,整个城市都在等待他成为橄榄球明星,迈克尔想到整个世界的敌意,这个理由并不能打动他。他并不在意这个世界,小肖恩又告诉他,所有家人的体育精神,迈克尔愿意为了家人去改变。

迈克尔的语文老师毕业考试成绩只给了他一个D,接下来迈克尔必须在写作上有所突破才能顺利拿到奖学金。肖恩先生跟迈克尔讲双城记的故事。一起杀进死亡谷,六百马背英雄,迈克尔问到既然已经知道会死为什么还要向前冲?

他在作文里自己给出了答案,勇气是一种很难讲清楚的东西,甚至有时候是一种愚昧。那六百个勇士没有一个想过投降吗?荣誉才是一个人做人做事的真正动力,荣誉代表了你是谁 ,你想成为谁。如果你为了有意义的人生而去拼搏,那样你就既有了勇气,又有了荣誉。这样很好,人需要争取荣誉,并希望被赞美有勇气。

正如迈克尔的写作一样,人生的十七岁是他最重要的转折点,当他的伙伴带着对世界的愤懑重新回到黑人贫民区那个可怕的保护地带,也意味着他的人生再无光泽。而迈克尔当他努力地迈向教会学校,一次又一次有勇气地徘徊在大街上,睡洗衣房体育馆争取改变命运的机会。甚至有人认为他是个愚笨的傻子,做着太可笑的梦,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未来的样子,他依旧在坚持他出生在黑人贫民窟,却没有一天真正放弃过去追求有意义的人生,纵便接下来的命运是挨饿受冻,他要不要活在阴沟里,永远走在追求的路上。

迈克尔又遭遇了人生致命的滑铁卢,这个致命的打击颠覆了他习以为常的幸福,审查委员会来到他身边,言之凿凿地告诉他,从始至终陶恩一家以及教练都是在利用他,他们并不是真正地爱他,而是早就觊觎了他的体育天分,他们的培养其实是别有用心,最终不是为了他,而是培养迈克尔契合他们自己的利益需求。

这些话激怒了迈克尔,他质问陶西太太为什么要那样做,一气之下他回到了贫民窟,但是在那里,他遇见了更为不齿的肮脏,为此他甚至暴揍那群一起长大的家伙,只为了捍卫他妈妈和妹妹的尊严,也懂得了何为人世间纯粹的爱。

纯粹的爱并非不计回报,而是自发的互相温暖互相关爱,当他回忆起和陶西一家人的点点滴滴,他再次确信是彼此心中的善良和爱心让他们走到一起,他们就像洋葱一样,层层拨开后依然是晶莹剔透的。令他真正愤怒的是这个复杂的世界,为什么把善良荼毒成别有用心,与其像他们一样去污化陶西太太和教练,他选择心怀勇气去相信,因为这一路走来,勇气给予他太多,有意义的人生和光明的未来,让他有力气去拥抱爱与养分,让他有机会对阴沟说不。

迈克尔终于喊了陶西太太一声妈妈,这一声妈妈,重新定义了母亲,一个有格局的母亲究竟是怎样的,她不应该一边吸食着毒品,一边要求孩子捂上眼睛,真正的母亲不应该这样,因为孩子睁开眼睛后,要面对母亲留下来的所有后遗症,每个孩子不能一直闭着眼走路。

正如迈克尔他渴望一种有尊严的人生,而原生家庭并没告诉他如何睁开眼睛去寻找未来。而陶西太太告诉我们,究竟该如何去滋养孩子,放下所有的偏见与投机,用耐心和细心真正把孩子当成单独的个体,但愿每一位父母,都愿意成为孩子人生路上合格的引路人。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