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年人疯狂学奥运英语 普遍用汉字标注读音

设想一下2008年美国总统布什来到北京看奥运会,他将会发现他没有什么语言障碍。不仅仅宾馆的服务生、出租车司机、医护人员、邮局工作人员、纪念品商店的售货员可以用京腔的“英格力士”和他的得州腔搭讪,就是琉璃厂古玩店前带红袖标的老大爷老大妈,也会热情洋溢地向他招手:“看奶孩普油(Can I help you)?”

根据北京市市民讲外语办公室的规划,不仅北京自来水厂和文物局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早早在2004年开始学习英语,为接待外国友人做准备,而且这场学习运动正在向全民扩展,特别是得到了北京的老年市民的热烈响应。

如果布什听到一个老大妈的英语发音有伦敦腔的话,那么他遇到的可能是来自西城区的志愿者——裴素然。

“欢迎你到北京来。”60余岁的老人裴素然女士操着伦敦腔英语对记者说。裴是西城区三里河地区的一名志愿者。从2004年6月开始,裴素然开始在由街道组织的市民学校里学习英语。

据裴介绍说,她一直在学习国际音标,努力读出最标准的英语发音。事实上,她的女儿就是英语老师,曾经因为发音批评过她。她表示,这是女儿对她的“帮助”。

“根据十六大、十七大的精神,我们要终身学习。”裴女士说,学英语也是为了“让外宾来不感到冷落,在北京过得愉快。”

这天是星期二,裴女士在三里河北街社区英语学习班上课。同来上课的还有七八位同社区的老人。给他们上课的是附近214中学的初一学生魏明睿和她的一个同学。

对于13岁的魏明睿来说,如何教这些老大爷老大妈发出标准的英语发音并让他们记住拼写并不是最难的。事实上小姑娘发现,当自己讲到them是they的宾格时,似乎很难有人理解什么是宾格;还有,如何让大家理解同义词也是麻烦事。台下这些学生,最年轻的也在50岁以上,最老的老大妈年纪已经80岁了。

裴素然显然是魏明睿最好的学生。裴不仅要求将课时延长一刻钟,而且还会问比其他学生专业得多的问题,比如关于字母a在某个单词的发音究竟应该是国际音标里的“麻花音”还是“宝塔音”。而其他同学的课本上,多是用汉语标注的语音,比如将美国,states标成“司逮刺”等等。

“我有一种被唤醒的感觉。”裴对记者说。裴女士上一次接触英语是在60年代初,那时候她在北京市34中上初中。当时全校只有一个班可以学英语,而其他班都和当时中国人的选择一样,学的是社会主义阵营最通用的语言俄语。裴说那时候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英语是“Thats very cold in winter.(冬天很冷)”。她同时也记得当年学过如何用英语说毛主席万岁。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