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达尔打法会是男子网坛下一个潮流

先申明,本人没有挺谁不挺谁的个人癖好,别要以为温网来了,我这题目取得就是温网力挺纳达尔的证据(还好纳豆也退赛了)。我只是从网球历史打法的角度,通过技战术分析男子网坛下一个潮流

几年前,似乎是《网球》杂志副总编转述笨豆大叔的博文对我说:“纳达尔打的叫‘七伤拳’,因而命不久矣。”当时觉得MD太形象了,脏老师那叫一个才啊。说实话,个人也一直觉得纳达尔那打法不单自个儿打着累,连观众看着都累,一种破坏网球美感的作派,没啥前途!当时也和很多人想的一样,认定纳达尔这种人和这种打法根本无法复制,人们应以费SIR为榜样。

一阵子过去了,我的体验和认识逐渐发生了一些改变。除了纳达尔打得依然不美,却屹立不倒外,我不再敢断定他属于单一红土打法了。要知道,他用所谓的“红土打法”却在每一种场地上都战胜了对应的专家,具有同样的竞争力。谁还能说,纳达尔只会打红土?打不来硬地,打不来草地?个人以为,我们是该重新审视纳达尔打法的时候了。

法网期间,为了完成《网球俱乐部》的约稿,把他们寄来的纳达尔VS索德林录像在教研室里重放。我坐前面在看,蒋老师(前国家羽毛球队员)拎着羽毛球拍站在后面驻足观看,不时感叹:“世界男子网球水平太高了。”“真的太高了,中国男单要打出来,难!”“世界羽毛球水平倒是还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你看林丹出来比其他人高一大截。”对他的话,我没评价,但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一样的,这样的局外人的“专业”观点,一定会对你也有很多启发和思考吧。自己想。

隔网对抗性项目的难点或者说矛盾体就在于,过于追求进攻吧,稳定性又会下降;过于求稳吧,进攻又没质量。无论是乒乓,还是羽毛球,也都在苦苦追求“进攻和稳定”的平衡点。很显然,网球领域里的纳达尔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一矛盾。可以说,纳达尔从宏观的战士体系到具体击球技术都融汇了这一思想:进攻与稳定的最佳平衡!淋漓尽致地体现在每一次击球上。

我认为,费德勒是眼下最有天赋的,他有很多技巧,可以做出各种变化,反之,如费德勒自己所说,纳达尔是单一型的。但我今天在这里想说,天赋才是无法模仿和复制的,反倒是纳达尔这种单一型的实用风格被实际证明,才是最有效率的一种赢球方式。也许我们都不欣赏纳达尔的这种单一风格,但是,在商业化越来越强,竞争越来越激励的男子网坛,胜者王败者寇的今天,肯定有更多的人在走纳达尔踏出来的那条路。所以我说,纳达尔将代表男子网坛下一个潮流。补充:事实上,费德勒才是无法模仿的,纳达尔的战术思维可模仿!

记得以前《网球》杂志的吴总编辑在卷首语里写过休伊特是试金石的文章,我深有感触,觉得点儿很对,就是那个味儿。恰巧,最近我们主任在席间闲谈中,也这么分析纳达尔了:“纳达尔比赛的核心就是两个字:效率!击球的效率和赢球的效率最大化。他把每一次回球好像都在给对手设定难度值:一个球8,一个球9,再一个8,再一个9…….总稳定在8、9,作为对手,你承认得住就可以打,受不了就下去。要赢纳达尔,好,你每个球都打到10。试想,有几个人经得起这种挑战,尤其是在最关键时刻要求你打出10 的好球。”从这个角度来看,纳达尔也是块试金石,而且是要求含金量在9以上的试金石。

发完文章后,我觉得有必要再补充一点,干脆就补在后面吧:说纳达尔的打法是男子网坛下一个潮流,是从整体作战思路看的,并不是说每一个技术细节都要向纳达尔看齐。网坛打法潮流得这么看,比如说当年格拉夫是成绩最牛的,但她多变的切削成不了潮流,反倒是塞莱斯的底线两面强攻成了下一个潮流的代笔,接下来,就涌现了威廉姆斯姐妹、萨拉波娃、萨芬娜等人。男子网坛也有类似情况,桑普拉斯用发球上网的战法取得了那个时代最辉煌的成绩,但却成不了下一个潮流,反倒是阿加西的底线进攻性打法在后来流行看来。同样的,费德勒可谓罕见的具备全场攻防的典范,精通十八般武艺,很遗憾,他的打法可能成不了下一个潮流。这,就是我的观点。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