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有希望(二)打造中国足球的海外军团

前天写完开篇之后,感觉精力损耗比较厉害。毕竟是开篇文章,需要慎重并反复斟酌一下,所以写得慢,整整写了一天。昨天感觉有点头疼,写作状态不佳,所以先休息调整一下,顺便想好下一篇的内容。今天感觉状态回升,那就继续开写。

笔者打算后面的文章可以稍微放开一些,不去追求内容的严谨调理性,而是更多注重内容的思维开阔性和想象力,所以只要做到文笔的通顺就行,关键是要把这些年的所思所想能比较完整地呈现。

上篇文章发表后收到一部分信息反馈,基本上是比较认同并鼓励笔者尽快写一些关于中国足球走出困境的具体解决方案,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上篇文章笔者提出的前面两个问题主要是解决思想意识层面的问题。毕竟后续所有的解决方案框架设计都是基于对这两个问题的认识深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系列的配套方案。地基没打好,就不要指望后面能走多远。

对于前面的两个问题,笔者计划在完整呈现具体的实施方案之后,回过头再继续探讨,这样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笔者会如此重视这两个问题的原因。

在第三个问题中,笔者提到了如何具体实施操作的话题,接下来的文章就由此展开。

在展开讨论之前,笔者曾经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对于具体的操作技术层面中国足球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收集整理,大致的情况如下:

2、 虽然我们的足球观众基础庞大,但与世界各足球强国相比,参与足球运动的人口基数太少,青训体系不完整。关于这个问题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这是笔者下一篇文章将要重点探讨的。

3、 中国球员成材的成本比其他国家要高很多,这里主要涉及到当下中国的国情和应试教育体制的限制,年轻一代没有足够的时间参与足球运动等等因素。

4、 中国的足球基础设施建设也不如国外普及,加上足球业内人士的整体素质水平跟国外相比也是差距很大。

这是目前主要的影响中国足球运动进步的客观因素,这些问题因素目前是互相交织,互相制约,由此而推导出来中国足球的发展是一个无解的死局,再有100年仍然是没有希望。

对此观点笔者如何看待?当然是完全赞同,确实没有希望,此局无解。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质疑,不是你自己说中国足球大有希望,怎么现在又说没有希望了。

在此,笔者要表达的是,如果大家保持着一贯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只停留在这些已知条件下,当然此局无解。就算有解,那样也要在消耗天量资源的情况下,才能获得一点点安慰性的成绩,不足以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笔者在考虑中国足球前途的大方向上,从来就没有站在这种层级的思维格局上去思考问题。而是要站在更高的维度,转变思维方式和观念意识,创造性地去解决这个重大问题。

在哲学思考层面,永远都要有这样一个信心:无论多大多难的问题一定有办法解决,现在解决不了只是你暂时没有想到解决方法而已。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开动脑筋想,通过自我探索去找出这条适合我们发展的足球之路。

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心,笔者充分运用自己所学到掌握的知识体系,对此问题进行了历经几年的系统分析思考,最终还真找到了那条适合的路。

上篇文章笔者开篇就说到“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的问题,提出了看待中国问题,不能眼界局限在中国的范围,而是要放宽视野,站在世界的高度去看中国的问题,那很多看似无解的问题就能寻找到新的解决思路。

我们都知道中国是发明足球的国度,在宋朝时期叫“蹴鞠”,那是皇宫里自娱自乐的游戏,后来跟随丝绸之路,这种足球文化传到欧洲和美洲,经过他们的发展改造,形成了风靡世界的一项重要体育运动。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结果?那是因为西方人从这项运动中发现了其潜在的战争奥秘。前文已经讲到,现代足球就是一种“文明型的战争”,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男性群体的综合素质实力,所以欧洲各国在和平时期发展这项运动,其深层次的文化目的是对别国的潜在竞争者产生一种实力威慑。正是基于这个目的,足球在欧洲这个历史上战乱不断地土地上,实现了其自身的发展。

我们看看,中国历史上的火药、指南针、古代航空器等发明,本来在中国都是被用于娱乐消遣的东西,在西方反而是因为潜在的战争目的而得到了发展运用?

所以,文化的一切就是思想意识层面的前瞻性竞争,在这方面我们国人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思想意识提升的心理准备,这是后面要重点探讨的话题。

回过头我们继续讨论,中国古代文化传统到了现代很多已经消失了,那我们还能不能恢复?那是可以恢复的,所谓“礼失以求诸野”,中国国内消失的文化传统,别国还为我们保留了一部分。就像欧洲的文艺复兴还要从遥远的阿拉伯和中东和非洲地区寻找源头一样。

笔者认为,思考中国足球的未来发展之路,真正的秘诀应该从世界各足球强国中去探索寻找。

这就引申出了笔者对于中国足球接下来的具体发展方向和整体规划方案的细节操作层面的话题,即未来的中国足球方向,是建立一支“海外足球军团”。这是破解中国足球当下无解死局的未来正确发展方向。

对于这支中国足球的“海外军团”,笔者的定义是这是一支以国家公派、民间留学、海外当地华人等多方面、多层次、多渠道的联合组织模式,其相应的人数规模达到几十甚至上百万人,经过严格选拔的、有足球潜力、精通当地风俗习惯和语言的各级青少年足球群体。

我们可以把这个庞大的青少年群体称为现代中国的“足球遣外使”,有点类似于当年日本向中国派遣全方位学习中国的“遣唐使”一样。

笔者将视野扩展到国外的一个最直接原因,是因为中国国内根本无法建立起这套全新的足球体系,因为现实的国情和社会环境不具备相应的条件。只能想办法将这套人才培养体系放在更广阔的世界舞台,充分运用国外成熟的市场环境、人力资源、基础设施等,通过一个较长期的、一系列的国家级对外投资运作,来达到培养我们本国足球人才,进而反过来倒逼国内足球体制改革的目的。

从对于中国足球未来命运的高度考虑,笔者从来就没有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作为思考的起点考虑,而是走了一个反向的思路即“逆向思维模式“,从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奔着如何获得“世界足球冠军“去反向倒推的。

这是笔者的专业所决定的,所谓的战略级规划,是先设定一个最高目标,然后进行目标分解,通过反向倒推,分阶段实现阶段性目标,然后梳理每个阶段性目标所要配套的一系列工作准备和评估并建立风险管控体系,从而确保终极目标的最终实现。

根据战略规划的体系总体设计方案,由此产生了对此战略目标最终实现的时间预测,笔者其实也做了初步的分析。如果按照规划方案的起始到目标实现,如果过程一切进展顺利,过程风险可控,在理论推演上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前后,即中国最快在2046年足球世界杯上夺冠。

为了实现这个终极目标,笔者已经思考出了一整套确保此目标最终可以达成的一揽子设计运作方案。

在此,我们可以先展望评估一下实现此目标的可能性。笔者认为有哪些条件使得我们可以确保达成这样看似无法想象的目标?我们共同论证一下中国的底气在哪里?

1、 假设,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决心将足球产业当成可以实现中国软实力对外输出的国家级战略产业进行组织运作,通过将近20-30年的过程准备,如果我们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经过挑选的青少年群体,通过国家级平台的运作,在海外各足球强国的不同层级的联赛体系里踢球。他们是一群通晓当地足球文化传统、具备很好的足球意识和技术、具有较高文化素养、通晓数门外语的足球专业人才。

在这批人当中,再以百里挑一的更为严苛的选材要求,将有数千人可以达到在各顶级足球强国俱乐部和甲级联赛中进行比赛所需要的能力水平。

那么,中国就拥有了足够的具备各种风格打法的高水平海外足球人才基数,我们由此可以在大赛期间,通过国家临时征召的方式,随时组成几十支达到国家级水平的国字号球队,根据比赛对手球队的特点,自由组合挑选有针对性的球员队伍,对等抗衡世界上任何一支足球强国的国家队。

在理论规划设计上,笔者认为这批未来的中国足球“海外军团”,是一个在充分吸取了世界各足球强国的先进思想和技术战法,同时又融合了中国传统足球文化精神的技术传统的“混合型球队”,这是一支人类足球近现代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球队,是一支超越了“后工业化足球体系”的,通过弯道超车方式全面进入了“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型球队。

笔者认为,如果中国集全国之力最终探索出一条“人工智能时代”的足球发展新思路,那么这种新型球队面对还处于“后工业化足球思维”时代的球队,其结果将是处于碾压式的优势地位。

关于如何对球员进行选拔、国家应该如何于世界上的足球强国进行海外跨国合作、中国资本如何伴随中国足球的海外战略走向世界的的问题,笔者将在下文中进行进一步的探讨。

对于中国该如何建设一支“人工智能时代”的新型球队的话题,笔者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思路,原本是打算在著作中加以全面展示,但目前打算先以议论文的方式先期进行探讨。

2、 假设,这样一群有潜力的球员群体,有了前文所提到的具备了“有精神信仰、有专业的足球精神、保存了中华优秀文化传统、有严格的组织纪律性”等文化精神意识上的教育引导,这样的球队所激发出来的战斗意识大家能否想象一下?

关于这个部分,就是笔者反复在前文强调的对于前问所提到的“足球是什么?”我们为谁而战“的两个思想性话题,即该如何在现实的海外足球人才教育中加以具体落实的话题。

这是关系到如何为这支中国足球的“海外军团”注入精神灵魂的大问题,这支军团最终能否实现中国足球的战略级目标,其发展水平高度取决于思想观念意识上的教育深度和广度。

3、 假设,这样一支具备了高度思想和专业技术的球队,在拥有了足够的物质基础、中国在全球范围的强大资本实力、国家意志之下强大的组织运作平台、拥有了庞大的球迷的支持、强大的国内消费市场、世界第一的工业制造实力等全方位的后勤组织支撑,这样的球队所能激发的潜力有多么可怕?

就以上三点足够了,笔者认为这三点就是我们中国足球可以实现绝地逆袭反击,从当下的艰难困境走向希望辉煌的充足底气。

当然,以上观点设想只是笔者在理论上推演的结果,但在具体的实践中仍然有一个较为长期的艰难摸索过程,实际操作的过程必然也会遇到各种困难障碍。但只要思考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实现目标只是时间问题。

笔者坚信,以中国当下的国力和国际地位,我们国家有足够的意志和实力去克服过程中的各种困难阻碍,最终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

黄铭峰,上海人,应用心理学与历史学教育背景,曾经从事过人才培训、猎头顾问、心理咨询、K12教育辅导。目前从事青少年素质教育工作,爱好中外艺术品收藏鉴赏。

教育规划师、职业生涯规划专家、产业战略规划师,同时也是中国特色通识教育的倡导者与实践者,教育智库研究员、懂五门外语(英、德、法、西、意)、跨文化研究学者、业余网络作家。如果对通识教育及快速学习外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与我联系。

历经20年中外文化、历史及艺术的深度思考探索,对中国各行业的产业发展大趋势有较深的理解。希望运用自己的学识为中国文化教育产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